师生共写日记 交流校园生活感悟
心情文章

日记揭蒋介石情感生活:本性逐色与4女人纠葛

  中新网4月3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原订2010年12月由台“中研院”分批出版的《蒋介石日记》,因日前蒋家版权争议而临时叫停。但自从2006年,这套记载50多个年头的日记在美国胡佛研究所公开后,震撼了两岸的历史研究。

  日记中揭露的个人情感,让学者有更多材料剖析蒋介石的人格与个性,台湾出版的《蒋介石的亲情、爱情与友情》,便集合了两岸学者近年最新论文,聚焦呈现蒋介石一生的情感。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奇生指出,蒋介石的少年时光大部分是在母亲与外祖母陪伴下度过,他自己也承认“恋母情结”,曾在日记中自陈:“自我有智识以来,凡欲出门时,必恋恋不肯舍弃我母。到16岁时,必待我母严责痛击而后出门。”

  “孤儿寡母”的成长经历,塑造出孤僻、多疑、敏感的性格,受人欺压的童年往事,则建构了他革命思想的起源;又因9岁丧父,他没有父权的压抑和阻碍,造成了敢想敢做的个性。

  党史馆主任邵铭煌描述蒋介石的感情世界,指他“外表坚毅,性情刚烈,很怕内心空虚,所以身边总需要好女伴。”蒋介石一生有4个重要女人,即元配毛福梅、出身青楼的妾姚冶诚、伴侣陈洁如及宋美龄。

  蒋介石与元配、妾的关系并不融洽,王奇生认为婆媳关系紧张是重要因素,蒋介石总是一味捍卫母亲。

  蒋介石在日记中曾称好赌的姚冶诚为“悍妇”,愤慨道:“彼妇凶悍,任性不可名状……其心思之狠,口舌之毒,令人愤恨不堪。”1921年,他与陈洁如滋生爱苗,还曾为此与母亲顶撞,当年陈洁如才15岁。

  在日记中毫不掩饰记录出外“逐色”的蒋介石,也坦然记录与她的床第之事,如“昨夜又与洁如缠扰。英雄气短,自古皆然。”5、6年后,他怀疑陈洁如不忠、对她治家无方多所怨言,直到遇见宋美龄,感情世界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社科院副研究员罗敏引述,蒋介石在日记中描述对宋美龄之情“情绪绵绵,相怜相爱,惟此稍得人生之乐也。”新婚时感叹“在家与爱妻并坐拥谈,乃知新婚之蜜,非任何事所可比拟。”然蜜月过后,两人个性、生活习惯不同曾引发激烈争执,加上宋美龄体弱多病,婚后常住上海,让独居南京的蒋介石不禁苦叹:“伴侣既无,万事灰心,吾母不能复生矣,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