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做电影导演网友起哄女主角用
心情文章

杜聿明晚年忆淮海战役:怀着赴刑场的心情前往战场

  他在晚年的回忆录中这样说,当年蒋介石点将,命令他去徐州担任徐州“剿总”副总司令的时候,他可是怀着赴刑场的心情前往战场的。

  核心提示:他在晚年的回忆录中这样说,当年蒋介石点将,命令他去徐州担任徐州“剿总”副总司令的时候,他可是怀着赴刑场的心情前往战场的。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苏荣,原题:《口述:杜聿明被俘后如何看管不让他自杀?》本文系节选

  对于军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来说,1948年也是他个人命运大转折的一年。杜聿明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作为黄埔第一期学员,他曾经有过辉煌的战绩。特别是在抗日战争当中,无论是昆仑关大捷还是远征缅甸,杜聿明率领的第五军都可以说打出了赫赫声威。不过,在淮海大战当中,以杜聿明为首的军却是遭遇了彻底的失败,他本人也被生擒活捉。其实,早在1948年11月初,淮海战役刚刚打响的时候,杜聿明就已经预感到了不祥之兆,他在晚年的回忆录中这样说,当年蒋介石点将,命令他去徐州担任徐州“剿总”副总司令的时候,他可是怀着赴刑场的心情前往战场的。1949年新年刚刚过去5天,华东野战军对被包围的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苏荣回忆说,总攻之前,部队做了充分而细致的准备工作,甚至向全军分发了杜聿明的照片。

  苏荣:我们早就知道杜聿明有胡子。后来我们又发了照片下去,全军都发了,要求一定要抓住杜聿明。

  到了1949年1月10日,短短四天时间,华东野战军就结束了战斗。就在此时,四纵司令部突然接到了所部十一师的紧急报告,他们活捉了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

  苏荣:当时就是用报话机,因为来不及装电话,电话太远也不行,报话机报了以后我就立即向陶勇司令员、郭化若政委报告。两位首长让我把活捉杜聿明的详细经过搞清楚。

  苏荣回忆说,接到了司令员和政委的命令之后,他不敢怠慢,迅速找到了十一师的相关人员了解情况。

  苏荣:相关人员向我报告。我说:你了解不了解?他说:我了解,全部经过我都了解。我说:你说清楚,这个不能有任何不准确的地方。他讲:杜聿明等人逃跑到十一师后方医院包扎所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老百姓。杜聿明的副官就问:这个庄上有没有共军?那个老百姓觉悟高,他说:这个周围几十里没有哪个庄子没有解放军。这个副官紧张起来:都有解放军?当时他们是化装,杜聿明把胡子剃掉,穿着一个士兵服。他们总共11个人,连他自己,九个警卫,一个副官,每个人都有一支加拿大手枪。

  杜聿明在晚年的一篇回忆文章中说,战斗到了最后关头,他率领十几个人开始突围。几经周折,终于走出了20多里,不过当他们遇到一名当地的老百姓,打探消息之后才发现,这里仍然是解放军的天下。

  苏荣:副官赶忙从袋子里掏了一个金戒指送给这个老百姓,说:你不要讲,也不要跟解放军说,我送你个金戒指。意思就是我们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就是当兵的嘛,放了我们。这个老百姓一看,这家伙还要收买我!就马上跑到庄上我们十一师包扎所的所在地报告。

  包扎所隶属于华野四纵十一师,由于距离双方激战的中心地带比较远,因此并没有配备太多的战斗力量。

  苏荣:这个老百姓找到一个小战士,跟这个小战士说:外面有11个,还问我有没有解放军,我告诉他周围几十里路都有解放军,结果呢,他送我一个金戒指,叫我不要说。我把这个金戒指交公,你们赶快去把他们抓起来。小战士说:我一个人怎么抓?将这个事情跟包扎所所长讲。包扎所所长正包扎伤员,哪有工夫听这个事?就说:你负责去抓嘛。小战士说:我一个人怎么抓?人家都有枪啊。所长说:那你们两个小鬼,一人拿一支卡宾枪,那是我们缴获黄百(伯)韬的。这两个小战士很聪明,先侦察地形,然后预先在敌人走的路前面,放了一个障碍物,就在那里埋伏。等到敌人走到很近的地方,前面的一个战士跳出来,叫他们“放下武器,缴枪不杀”。这个小家伙很机灵,一下把卡宾枪对着一个当官的,实际上就是那个副官,对着他胸膛,顶着他叫:统统放下枪!向后退!结果这个副官就只好向后退了。另一个战士马上跳出来,用枪掩护前面这个战士,他们两个呈梯形,杜聿明他们一面向后退,一面把加拿大手枪都丢在地上。

  杜聿明在后来的回忆文章中,也提到了这两名年轻的解放军,他还写道,这两名战士一喊,副官、卫士都放下武器。“我觉得左右都变了,凶顽气又来了,企图自杀”,不过,他的副官眼疾手快,从旁边将手枪夺了过去,扔在地上。

  苏荣:两个战士枪对着他们,用脚把枪都弄在一堆,然后一个战士说:你们通讯班快过来。实际上哪有通讯班?那个老百姓一直隐蔽在那里观察,他一听这个战士的话,马上去找包扎所的人,把所长、医生、护士、轻伤员叫来了,把他们11个人抓起来,赶快向十一师师部报告。师部派人来把他们押走,当时并不知道他们中间有什么重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