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做电影导演网友起哄女主角用
心情文章

水纹扳指的心情文章:荆棘谷的细雨和冷月

  CWOW仿若恋人般,眼看他开启黑暗之门、一起燃烧的远征,却在北裂境的风声里两两相望、遥遥无期。大灾难到来,我却不能同你,再走下去。上天是安排我们相爱的,不是让我们厮守一生的。想念变成怀念,相见亦如不见。

  我和我的灵魂沐浴在荆棘谷的细雨里,从古拉巴什竞技场泥泞的小路向着藏宝海湾的方向,握着手中“吓唬病鬼”的任务书寻找,然后在躲过怪物攻击的瞬间被敌对部落的高级法师奥爆掉、亦或是没见到人影已倒地。

  薄雾谷猩猩血红色的名字顶在棉花糖般的身躯上显得分外扎眼,我吟唱,唤起寒冰的利剑刺向它的心脏。呼地一个影子闪过,我心一紧,抱着必死的决心,却眼见老迈的猩猩倒地,猩猩后背致命的毒药和伤痕绝不可能是冰箭造成的。

  我转身,白猩猩轰然倒在他的脚下。高大的暗夜男子,眼睛里闪着我们人类不曾拥有过的光芒。

  待我清醒过来,对方的亡灵法师已用寒冰屏障保护起自己的身躯。红掉的血条意示他即将跑一次尸体。寒冰屏障里法师的目标是我,可是我突然露出微笑,没有一丝恐惧。虽然看不见他,虽然生平第一次谋面,可是我那么的肯定他在身边。

  一起坐在水晶海岸,看海巨人在水底暗涌了海浪。他吃着那些我做的似乎永远也吃不饱的小面包。笑着说:幸亏我不需要喝魔法矿泉水。然后伸手拨开我脸颊上细雨浸湿的那绺银色发丝。

  这次,变做小羊的是他。我TAB切到的部落目标一个变形术没读出来已经命丧火焰之中。释放灵魂的瞬间,他的周身腾起细细的光圈,联盟徽记……从藏宝海湾跑到海岸边,他依旧坐在那里吃我做的小面包,向着海巨人的方向,平静的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左下角的屏幕上一直刷屏似的闪着“反抗军营地遭受攻击”。

  我去反抗军营地!他吃下最后一口面包,翻身跨上夜刃豹的脊梁。然后看着我瞪大的眼睛和牵出的小小马,笑了。

  我坐在甲板上细细啜他从水手之家买来的草莓汁,看着“反抗军营地遭受攻击”的字样越来越少,我明白那意味着胜利。然后,我就等到了狮鹫上下来的身影。一群人,法师战士圣骑士、猎人萨满德鲁伊……

  “还有刚那个亡灵战士,我都给羊了,正急着,他打我一下,哎呀呀……”圣骑士踱着脚。

  熙熙攘攘的人群令藏宝海湾热闹起来,我穿梭于其间,寻找他的身影。高大的暗夜男子,应该一眼就能看到的啊。

  荆棘谷的月绝美,绝美的月总是凉如水的,尤其在这样的夜晚,那分明是笼罩我的护体寒冰。我走过的地方总会留下冰霜,那冰凉的,不只是我的身躯,还有那颗冻结的心。所以在这样奥数法师胜似凹凸曼的世界里,我依旧血脉冰冷。这不是执着,只是一种自我保护罢了,冰封着的心,倘若暴露在阳光之下,必定会受伤。

  荆棘谷永远是个野外战场,没有之一。我常常与夜间出没于此,可是我不杀小号、不守尸体。

  往来路过的暗夜男子还是会灼烧了我的双眼,可是我知道那不是他。当我再次在那年月看到他上线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我决定转战部落了”然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我痴痴于荆棘谷流连数月,终究决绝扔下那银色发丝的人类小法师化身长耳朵的血精灵。我想,恐怕只有幽绿的血精灵的眼睛才能另我想起薄雾谷那闪着光芒的精灵双眸,虽然血精灵失去了艾露恩的庇佑,但丝毫不阻碍我寻他,于部落茫茫人海之中。

  我没有再于咏歌森林相遇,没有幽魂之地的邂逅。我执着而又固执地撑着冰盾独自前行。

  荆棘谷的雨又细细密密的起了,我倚在粉色陆行鸟背上,缓缓行走在水晶海岸,想象曾经你吃着小小面包微笑的样子,和我牵着小小白色马驹的青涩。而今天的我已经可以用利剑洞穿思想,可以召唤餐桌为你献上最美味的食物,可以任意召唤色彩斑斓的高速陆行鸟,亦或是外域翱翔的驭风者。而你似乎又坐在海岸边,看着海巨人在海底怂恿那些暗流。

  我的眼朦胧了,消失的粉色鸵鸟和我瘫掉的身体告诉我,是你,一定是你!朦胧中的身影,还有如此敏捷的身手。你又回来了对吗?

  可你的闷棍不允许我长时间的思考。我焦急的想要告诉你,是我,是我啊!可是当我看到空气里漂荡着你的联盟通用语的时候,突然明白,我们早已经无法交流。你无情的锁喉流尽我最后一滴鲜血,可是我没有怨言。你不知道那是我对吗?

  我迅速换了联盟小法师,焦急的密语他:刚刚水晶海岸边的血精灵法师是我啊是我啊!

  良久,他亮起依旧枚红色的密语,一如当年和我说“小心”般,简简单单的两个小字。

  为了“儿时”的偶遇,毅然决绝地转身,任时光荏苒,背弃联盟的信仰奔赴部落的荣耀!

  我返回角色选择界面,点下DEL,银发的小法师永远留在藏宝海湾无尽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