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奢望伤感日志
伤感文章

伤心欲绝 其实我们想要给人们带来希望

  什么文化永远不会过时,当然就是“丧”文化了,鉴于小编现在真的很伤心,所以今天更新一篇伤心欲绝的演出采访,说实在的我其实不太听朋克,但也算是看过一场伤心欲绝的演出(去年上海的简单生活节),加上身边好友的强力推荐,好像也能感受到一点这支乐队的魔力了。不像一般朋克乐队对政治和现实社会的愤青控诉,他们只是一群在醉酒之后埋怨这个绝望世代的朋克青年,尽管乐队成员金刚说过:身为90年代的小孩,长大在资本主义消费至上的社会里,有电动和很多玩具可以玩,怎么可能朋克的起来。

  “台北民谣庞克乐团伤心欲绝,早期由主唱许正泰、贝斯手黄绍祖、吉他手刘暐及官靖刚等人构成核心阵容,2010年发行首张专辑《我爱您》,2011年发行EP《喔!我没有灵魂》。那一段时间,他们和透明杂志、汤汤水水、荡在空中等乐团,被戏称台北独立音乐圈「师大公园四大天王」,伤心欲绝更被冠上「绝望世代」代表,字字句句强行脱下弱势者的羞愧,吉他破音加速血液循环,仿佛打从娘胎酒精中毒,无法在白天保持清醒。”这是博客来上对伤心欲绝的介绍,时至今日还是能清楚的记得在简单生活的舞台上,90%的人都被许正泰的眼神牵动着,当然也有90%的人同样也是被伤心欲绝的音乐所感染。那些寂寞的人生和没有方向的生活统统被装到了伤心欲绝的空酒瓶里,任他们直爽的撕裂开来暴露在这忧郁的城市中。

  从以下的简短采访中可以看出,许正泰(伤心欲绝主唱)本人和他们的歌一样简单直接。

  许正泰:我们24、5岁那时候很喜欢那种忧郁虚无的概念,觉得当个Loser挺叛逆的,所以就取一个既耸动又不帅气的团名,主要是想展现幽默感,那时就喜欢开自己玩笑。

  上一次见到你们还是在简单生活节的微风舞台,后来也有去杭州演出,对大陆歌迷印象如何?这中间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听去现场看了朋友说,在结尾的时候所有人手拉手pogo,宛若魔教组织的仪式)

  许正泰:其实我们上次都没什么机会真的与乐迷互动或是交流,但觉得大家都满和气的,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当面聊聊,就像我们在台湾一样。

  对了这里有个很私人的问题想要问许正泰,为什么唱歌的时候喜欢盯人?(用眼神和身高进行精神压制哈哈哈)

  许正泰:大概就是你说的那样,有些感情语言无法很好的表达,但你看我我看你其实就能传递很多讯息了。

  觉得大陆的独立音乐环境和台湾相比有什么不一样?有没有特别崇拜和想要合作的大陆乐队或者音乐人?

  许正泰:说真的,我没有很深入研究,有喜欢一些艺人,但关于环境的观察我目前还是很缺乏,所以不太能回答,或许这次巡回能跟多些人交流。

  关于《还是偶尔想要伟大》这张专辑的封面是谁的想法?为什么会想要用一张五官不太明确、有点诡异的人脸作为封面?

  许正泰:要做个很有力道的画面太容易了,美术系的大学生一定都能做到,但要做个暧昧、不特定意指什么的画面就很困难了,这次多亏了透明杂志的鼓手唐士杰与陈艺堂才搞出这样的事,我个人非常喜欢。

  有人说伤心欲绝歌曲传达的“厌世态度”跟大陆的新裤子乐队有点像,你们自己怎么看?

  许正泰:我其实还不是很知道厌世这个词的意思,是「讨厌这个世界」的意思吗?要很任性的讨厌世界是很简单的,但说出观察到的世界的缺陷与单纯抱怨是不同的。我不知道怎么看,实话实说,我们很想带给观众希望的。

  从四月开录至发片前最后一刻,《还是偶尔想要伟大》算是你们有史以来录最久的作品,从质量到内容你们觉得和以往的专辑最大的不同是什么?(请狠狠夸一遍老王)

  许正泰:首先就是歌变得比较长了,也变得啰唆点,我们一起玩了这么多年,现在想的或是面对的问题跟以往都不同,这些我们都放在在这张专辑里。

  作为一支历史相当丰富的乐团,伤心欲绝最艰难的时候有没有伤心欲绝过?那时候是怎么扛过来的?除了自己之外最想感谢谁?

  许正泰:我只有失恋时才会深切地感受到伤心欲绝,乐团比较像是我的工作与事业,爱人不爱你是你无法控制的,你很无力,不管你做什么都无法挽回。但与朋友开始一个工作就是这样,遇到难处就想办法,没办法就先缓缓吧。

  新专中你和刘暐写的歌各占一半,之前在采访你说过在《喔,我没有灵魂》这张EP中你更喜欢他写的歌,你觉得你和他写的歌有哪些地方不一样?

  许正泰:我觉得他这个人代表我的愤怒,我们相处很久了,我们彼此都不小心成为对方的反面,他到现在还是一个怒气冲天的家伙,所以我说他代表我跟伤心欲绝全体的愤怒。

  许正泰:有一首歌叫做《Andy’s so sad》,我没办法听完这首歌,因为很幼稚地想装沧桑,不管怎么想都实在太恶心了。

  作为一支摇滚乐队(在之前的采访中你们的自称)你们觉得真正的“朋克精神“是什么?

  许正泰:最近回答这一个问题好多次了,朋克发展到现在对于自我反省与对社会或是世界的付出是很关注的,这更接近是一种信仰,你必须对你的信仰负责,相信朋克意味著你某种程度至少要相信自己在做的事对于社会是有益的,我仔细想想,我做的任何事其实都只为自己,没有更高尚的理由了,大概是这样。

  许正泰:好友洪申豪的新团「Vooid」、台北的Super napkins、无妄合作社、废埕、Deca join、我一直很喜欢的高雄团「老猫侦探社」,然后当然就是落日飞车、雀斑,最近听了很多另类摇滚,像是superchunk、weezer、coconut records,还有the cure。

  【看见福利】:关注看见音乐并转发此篇文章,将截图和自己的联系方式以及姓名发送至后台,在本文底下留言你去的场次和理由,我们将在乐迷留言所在城市,选人气最高的三个站,每站挑选出一位幸运粉丝获得赠票两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