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条让人落泪的伤感爱情语录
伤感文章

战斗民族的忧伤多么迷人:20首俄罗斯经典民歌

  在俄罗斯人的生活中,音乐似乎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俄罗斯音乐以其鲜明的民族风格,悠扬而富有感染力的曲调,对世界民间音乐创作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民歌是一个民族的精神体现,而俄罗斯民歌表现的民歌不论是题材、形式、风格都非常广泛多样,而且表现力极为丰富。悠扬的而带点忧郁的小调加上浑厚的男高音往往具有很强的空间感,仿佛让人置身于广阔的大地上,十分富有张力。今天,让我们一起来聆听那些充满异域风情而又熟悉的旋律……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是最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苏联歌曲之一。歌曲作词者为米哈伊尔·马都索夫斯基,作曲为瓦西里·索洛维约夫-谢多伊,是1956年莫斯科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纪录片《在运动大会的日子里》主题曲。

  《喀秋莎》是一首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前就流传于俄国的歌曲,在第二次大战时常被前线男儿当作军歌唱诵。该曲描述一个叫“喀秋莎”的女孩对在边防军服役的爱人早日归来的思念和盼望之情。

  《红莓花儿开》是一首俄国的歌曲,由伊萨科夫斯基作词,杜那耶夫斯基谱曲,它是前苏联电影《幸福生活》的一首插曲。《幸福生活》这部电影摄制于1950年,它描写了集体农庄里青年人的劳动、生活和爱情。

  《三套车》表现了马车夫深受欺凌的悲惨生活。当时,俄罗斯地广人稀,交通不便,马车成了人们重要的交通工具,而马车夫的生活也格外漂泊。在歌曲《三套车》中,马车夫奔波在寂寞的长途,唱出了忧伤,苍凉的旋律。

  《小路》诞生于前苏联卫国战争最艰难的1941年,一位采木场的姑娘给她远在前线与德寇作战的男朋友写的一首爱情诗。小伙子在战壕里掏出姑娘写给他的诗高声朗诵,这首诗随即在战壕里传开,在前线流传。同样当过红军战士的前苏联作曲家弗拉吉米尔.格列戈列维奇.查哈罗夫得知后,将这首诗谱曲。一首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伟大卓越的爱情歌曲在前线乃至整个苏联流传开来。这首《小路》虽然带有忧伤的情感,但在忧伤之后隐藏的却是勇敢的精神,在整个俄罗斯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艰难困苦岁月,它曾经鼓舞了伟大的苏联人民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英勇气概,一代年轻的红军战士以血肉之躯抵御着德国法西斯的闪电进攻,并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伏尔加河船夫曲》是俄罗斯民歌中的精品,其内容表现了船夫们迈着沉重步伐拉纤的劳动场面。作品的基调深沉而又粗壮有力,表现了一定的反抗精神。歌曲开始的节奏显示出拉纤时动作的协调性和一致性;微弱在叹息声、号子声仿佛纤夫们拉着笨重的货船从远方缓缓走来,而在沉重的叹息声中又隐藏着反抗的力量。

  《山楂树》这是一首苏联时期爱情歌曲,描写工厂青年生产生活和爱情,曲调悠扬潺潺,词语意境深绵。世界歌坛爱情歌曲层出不穷,但描写“三角”恋爱的并不多见。这首歌徒为惟妙惟肖。韵律起起伏伏间,流转着浓郁的乌拉尔风情——纯真、优美、浪漫。

  《纺织姑娘》是一首著名的俄罗斯民歌,现在这首歌曲的产生年代已经无从考证,这样反而使得这首歌曲蒙上了一层迷人的色彩。《纺织姑娘》沉静优美,在20世纪50年代曾在中国大受欢迎。

  《田野静悄悄》是首典型俄罗斯风格的民歌,它与其它俄罗斯民歌一样,以自然小调式构成的起伏有致的细腻乐谱线条,用俄罗斯农民质朴而真挚的情感,反映一个年轻牧人失恋后的郁闷心情。歌曲简单朴实却悠远深邃,伴陪着对广袤田野情景,让这位青年的伤感情调跃然纸上感染者旁观者情绪,不得不对他予以同情和理解。

  《有谁知道他》是由伊萨科夫斯基作词,查哈罗夫作曲的一首俄罗斯民歌。查哈罗夫生于顿巴斯矿区一个矿长的家庭。1927年毕业于罗斯托夫音乐学院,1927-1928年参加红军,从1932年到去世,一直是彼亚特尼茨基俄罗斯民歌合唱团的艺术指导。《沿着村庄》(1934)使他一举成名,随后又谱写了著名的《小路》、《空旷的田野》、《有谁知道他》等曲子。

  《灯光》是前苏联著名抒情诗人伊萨柯夫斯基(1900-1973)的作品,他的诗歌清新纯朴,语言平白流畅,具有浓厚的民歌风味,灯光最初发表在1943年4月19日的真理报上。诗刊出后不久,许多专业和业余的作曲家竞相为之谱曲,并在音乐会上和广播里演唱,有的不录制成唱片。然而最终流传下来的却是这首佚名作者所谱写的歌曲。这首诗最出色的构思,是捕捉到了灯光这一富有诗情的意象。灯光不仅是爱情、平安、幸福的象征,而且它把前线和后方联结起来-----后方的“灯光”这一直照耀着、温暖着前言战士的心,直到最后胜利。

  《在遥远的地方》(有若干歌曲集里也称为《遥远的地方》),是一首脍炙人口、广泛传唱的苏联歌曲。由苏联诗人阿·邱尔金作词,格·诺索夫谱曲,高海珊、朱纯译词,屠咸若配歌,采用6/8拍子。关于这首歌的创作背景,薛范先生在《爱的罗曼史》里,有如下介绍:“第二次世界大战是1945年结束的。《在遥远的地方》创作于1947年,写的是炮火虽已停息,但战争的阴影仍未在心中完全消除的军人的爱。”

  《玛丽诺之歌》又叫《蜻蜓姑娘之歌》或《蜻蜓姑娘》,是苏联影片《蜻蜓姑娘》的插曲。其女主人公玛丽诺是一个农村姑娘,生性活泼,爱唱爱玩,因此得了一个“蜻蜓姑娘”的外号。后来在同志们的关怀和帮助下,逐渐克服了缺点,成为一个有责任心、热爱劳动的好姑娘。这首歌是玛丽诺在田野上游荡时唱的,曲调流畅活泼,尤其是副各部分,快速反复唱出一连串十六分音符的衬词:“阿巴代里代里代啦”,将蜻蜓姑娘轻松愉快、无忧无虑的天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哥萨克之歌》是只很老很老的歌,国内听众不会很陌生。这是中国人喜欢的苏联歌曲之一。这首歌是1932年苏联歌剧《新垦地(Поднятая целина)》的插曲,歌剧是由肖洛霍夫的同名小说改编,歌剧本身的较详细介绍在网上搜不到。这本小说在国内出版时用的名字是《被开垦的处女地》,后来也被拍成电影,在国内也放映过,早已销声匿迹。电影里并没有这首歌曲。

  《卡林卡》是俄罗斯著名民间歌曲,以其合唱形式最为著名。“卡林卡”的俄文意思是“雪球花”,用来形容姑娘之美丽。所以歌曲内容无非是谈情说爱,而且此曲的旋律比歌词更简单,但却是了不起的创作,原因就是其独特的合唱形式。

  阿.拉佐廖诺夫是农民出身,也是自学成才的诗人。他自幼到处流浪,颠沛流离,尝尽人间艰辛。他30岁考入喀山剧院只是充当配角。但他酷爱写诗。有一次喀山来了大剧团,剧中女演员需要唱一首俄罗斯风格的歌曲。人们想到了拉佐廖诺夫,请他来写歌词。拉佐廖诺夫于是花了一整夜写好了歌词《不要责备我吧,妈妈》,又请剧院同仁配曲。一首脍炙人口的歌就这样诞生了。在演出中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执着追求和热烈感情深深打动了听众。尤其是那首《不要责备我吧,妈妈 》的插曲给听众留下深刻印象。演出大获成功。此后这首歌不胫而走,从喀山飞到莫斯科,又从莫斯科飞往全国。

  《我们举杯》,创作于卫国战争年代,原是一首战地聚会的酒歌,名《沃尔霍夫前线餐歌》,又名《列宁格勒餐歌》。原词有十段,举杯祝酒,从祖国、人民、、斯大林、陆军、海军、近卫军等,一直到身边的亲友,从前线到后方。

  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是一届不完整的奥运会,以美国为首的很多国家因苏联入侵阿富汗而抵制了这届奥运会,刚刚恢复国际奥委会成员资格的中国,也追随西方国家参与了抵制,于是,一大批本来有机会迈进奥运会赛场的的优秀的运动员就此永远与奥运会绝缘。

  尽管这是一届残缺的奥运会,但其主题音乐却没有因为赛事的残缺而失去完美,由苏联作曲家巴赫慕托娃担纲创作的《告别莫斯科》《幸福鸟》等歌曲,因其优美欢快的旋律,鲜明浓郁的俄罗斯民族特色,深情又略带忧伤的情调,在所有奥运会音乐中独树一帜,别具一格,其魅力远远超过了后来名声显赫的《手挽手》(1988年汉城奥运会主题歌)等歌曲。

  《幸福鸟》是1981年拍摄的反映莫斯科奥运会赛事盛况的记录片《体育,你就是和平》的主题曲,是因该届奥运会而诞生的另一首著名的歌曲,同样由苏联著名作曲巴赫慕拖娃作曲,乌克兰青年歌手尼古拉,格纳丘克演唱。由于中苏文化交流隔绝多年,直到上世界八十年代后期,这首优美欢快的歌曲才传入我国,但一直影响不大,熟悉者很少!

  《春天里的花园花儿美丽》是前苏联的一首表达纯真爱情的歌曲,词作者:阿莱莫夫,曲作者:莫克罗乌索夫。这首歌曲调欢快、流畅,60年代在我国很流行,为当时的年轻朋友们所喜欢。在60年代出版的《外国歌曲200首》里就有这首歌。